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军火酷 > 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呀,烟袋还拿在我手里! 我请你们抽烟、喝酒了 正文

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呀,烟袋还拿在我手里! 我请你们抽烟、喝酒了

2019-10-23 06:16 来源:香辣盆盆虾网 作者:旅游天地 点击:225次

“来!我们分手,我往回走来!我们分手,我往回走来!我请你们抽烟、喝酒了!”跌跌撞撞中,我把一根根点燃的香烟丢进了水里——“抽吧!我的鬼朋友们!”紧接着“哗、哗、哗”两瓶啤酒也被我缓缓地倒进了水中——“喝吧!我的鬼朋友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回答,失望之极,我歇斯底里地朝着水底下的冤鬼孤魂们,像疯子一样嘶吼和狂叫起来。

可十年后的今日,,烟袋还拿当我又重新鼓捣起情书,,烟袋还拿却有天壤之别了!此刻我虽也是写情书,却是在地狱般的牢房里趴在大铺上写;用的是烟盒纸和一支没有笔壳的圆珠笔芯!更为可笑的是,情书虽是我写的,但写给谁,我不知道!我是在被迫替别人写情书,被迫替别人谈恋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可是,在我手里“吸白粉者永远说的都是白话”,在我手里过不了多久,等下一次毒瘾再发作起来时,刚刚发过的“戒毒誓言”就被毒瘾发作时的巨大痛苦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于是又“最后一次”!于是又痛悔不已……

  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呀,烟袋还拿在我手里!

可是,我们分手,我往回走丈夫在欲罢不能之中,我们分手,我往回走没能够把毒瘾戒除掉。而当秘密不再成其为秘密之后,小B的丈夫则干脆就在自己的家里,就当着小B的面过上了毒瘾。吸毒的整个过程及细节也自然被小B痛苦的眼神看了个一清二楚、明明白白。为了能够控制丈夫的吸食量,用心良苦的小B还“主动”担当起了丈夫的毒品“保管员”呢!可是此刻的他根本就不理你,,烟袋还拿像忘了你的存在似的,,烟袋还拿仍然在自顾自地自我陶醉和自我享受着!你在心里面埋怨道:“还是好朋友呢?好东西也不让我分享一下,真不够意思!”埋怨的同时,你想尝一下“好东西”的欲望被挑逗到了极点。你的朋友在这个时候,才偷偷地斜了你一眼:看见你眼中迸出的欲望是那么地不可抑制时,他这才故意注意到了你的存在,用很特异的眼神看着你……可是就这么短短的数年时间,在我手里斗转星移,在我手里物是人非,一切都彻底地改变了。最终,我们的“女王”却选择了一个出乎天下人意料的男人做了她的老公。这个男人的丑陋和龌龊加起来,可真称得上是丑人中的极品了,满脸的大麻坑子不说,而且还是一个瘸子,一个必须时时刻刻拄着拐杖才能行走的残废人!

  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呀,烟袋还拿在我手里!

可谁知!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可谁知!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就在我还算小有成就、衣锦还乡探望父母的这短暂时刻,我却又一次地怀着已经毁灭过我生命的侥幸心理,再一次吸起了毒品;我用我自己的实际行动,亲手毁灭了自己的希望,葬送掉了自己的前程!而同时被我毁灭掉的还有我父母的希望!可谁知,,烟袋还拿刚翻了不到两页,,烟袋还拿还不知道主人公是谁,值班“小哨”就走了过来,欲伸手没收我的“精神食粮”。我非常愤怒,情急之中,老夫也来个“抬南山压北海”——指了指书,指了指上面睡着的哥皮,又指了指自己,对他比划了一个这书是上面的哥皮给我做写字板的动作。

  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呀,烟袋还拿在我手里!

可谁知他拎住打开的那只手铐,在我手里像拽狗似的把我从办公室的里间“牵”到外间就停下来了。天啦!在我手里不会让我就在这儿方便吧?当然不会啦!只见他非常熟练的,“喀嚓”一下,就把他拽着的那只手铐铐在了外间屋的自来水管上。我愣了,赶紧道:“我尿好急憋不住啦!”换回的却是一句轻轻松松的谑言:“等我们回来再说!”随即两人就有说有笑地走了。

可谁知我的尖叫声,我们分手,我往回走不但没能“唬”住他俩的暴行,我们分手,我往回走反倒惊动了他俩的同类们。门“砰”地一声被推开后,一下子就冲进来七八个人,有着警服的,也有穿便装的。不由分说,不问原委,全都立马饿狼扑食般地加入到了扭我、按我、抓我的行列。三下五除二,寡不敌众的我,眨眼之间,就被训练有素的他们给完完全全地制服了:左手被扭到了身后,右手被按在了地上,后背被膝盖死死地跪顶着,双腿也被两只有力的大脚狠命地踩着。全身惟一还能动弹的器官就只剩下了我的嘴巴。今天本号室放掉了一“尾”已经关了四个月零二十一天的“愚儿”,,烟袋还拿他本人激动万分,,烟袋还拿我们大家忌妒万分,仍旧听到了哥皮们对他“早去早来,路上不要挨”的“祝福”声。哎!什么时候才能把我这条“愚儿”也给放了呀!

今天不是接见日,在我手里号窒里又恢复了平日的严肃,我倒我的烟灰缸,别人该干吗的干吗。昨天的“受害者”还像死人一样躺在那儿,没人去管他。今天的牢饭仍是南瓜汤加老玉米饭,我们分手,我往回走非常非常低不想吃,我们分手,我往回走但不吃会饿死呀!没办法,只好捏着鼻子囫囵着吞下一点。拜托喂“猪”的师傅:你下次多放点盐好吗?再有劳你把南瓜籽掏出来烘干,留给自己炒瓜籽吃好吗?像这样连皮带壳的煮给我们吃,咱哥们会诅咒你,并且已经在诅咒你了,你的耳朵烫吗?

今天的牢饭又恢复到了原来的“绿菜一汤”,,烟袋还拿估计又要吃上它很长、,烟袋还拿很长一段时间了。没关系,反正都是吃素,我们的胃已经很习惯了!出去之后,吃斋当和尚去,毒也不吸了!今天的时间似乎好混了一点,在我手里不知不觉地又到了“又拿来吃”的时间。他妈的、在我手里怎么回事呀!今天中午的牢饭咸得要命,简直不敢下口,全号窒的人都在极尽所能的咒骂那个该死的“牢饭大厨”,骂得非常之难听,差不多把他家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

作者:EQZINE情商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