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漫黄山 > "你跟何荆夫还很接近?"我问奚望。他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回答:"还可以吧!" 我们建筑界的前辈 正文

"你跟何荆夫还很接近?"我问奚望。他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回答:"还可以吧!" 我们建筑界的前辈

2019-10-23 13:21 来源:香辣盆盆虾网 作者:二手车 点击:696次

  我们建筑界的前辈,你跟何荆杨廷宝先生,你跟何荆梁思成先生,童寯先生,包括刘敦桢先生还有其他的老师,各地的老前辈吧,华南的也好,长沙的也好,都有些前辈,他们都对建筑与文化在那个历史时代,做出了非常艰苦的工作。对我们今天来讲,应当说是一个继续吧。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经济发展快速的时期,面临了一个全球化的经济发展的时期,我们国家的城镇面貌,有非常大的变化,有成绩、有缺点。所以我想,今天先谈作品,后谈我的论点,看看这个论点对不对。还有呢希望大家还是带着一个批判的态度,因为每个人的实践是非常非常艰苦的。

西汉时期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对儒家思想也有一些看法,还很接近我他认为儒家思想烦琐、还很接近我儒家思想不切实用。他曾在《史记》中写到“夫儒者,以六艺经传,以千万数,累世不能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理,故博而寡要,劳而少功”。意思是说:儒家研究的诗、书、礼、乐、艺、春秋,这些六艺经传,道理特别多,特别烦琐,有时候人们学了几代,也不能理解它的意思。西太后并不是一开始就反对变法,问奚望他光绪皇帝在变法的开始的时候,问奚望他曾经颁布一个诏书,这份诏书叫《明定国事诏》。光绪皇帝企图通过这个《明定国事诏》,把变法,把改革确定为国家的根本政策。大家可能不知道,光绪皇帝颁布这份诏书的时候,是请示过西太后的,而且西太后不仅表示同意,而且西太后表现得相当激进,西太后讲什么呢?核心是六个字,哪六个字,说“今宜专讲西学”,西太后讲,说皇帝你不要变法嘛,很好啊!你们看看西太后怎么讲的,她说“今宜专讲西学”,很彻底呀!很进步呀!进步到连光绪皇帝的老师,连变法的一个主要的支持者,翁同龢他都觉得受不了。光绪皇帝自己是不会去起草文件的,光绪皇帝把起草这个变法文件的任务,交给了他的老师翁同龢,而且把慈禧太后的思想“今宜专讲西学”告诉了温同龢,温同龢觉得西太后走得太远了,所以后来温同龢在诏书里还改了一下,叫“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基,同时又需要博采西学之切时务者,实力讲求”。什么意思?就是温同龢在西太后的意见上,他做了一点折衷,做了一点调和。他说我们首先要把中国的古代圣人的学问要作为国家的基础,同时呢,把西方学问里边对我们有用的那部分东西,我们要学过来。所以你从这个例子来说,西太后她是赞成变法的,而且是主张学西方的,有些变法的内容西太后是支持的。例如当时维新派主张要废八股文,顽固派就坚决表示八股文不能废,双方在皇帝面前发生争论,争论得很厉害,怎么办?请示老佛爷。那么光绪皇帝从紫禁城跑到颐和园向老佛爷请示,你们想老佛爷是什么意见啊?老佛爷说八股文应该废!由于老佛爷都表示八股文应该废,所以维新变法的内容之一就是要废八股文。那么我们所要讲的是,就是西太后在一开始对变法是允许的,在某些问题上是支持的,但是西太后的变法有一个底线,有一条不能够超越的界限。这个界限是什么?就是不能够损害西太后本人的权力,不能够损害满洲贵族的利益,步子不能走得太快,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能够涉及政治体制方面的改革。而恰恰维新派的改革和西太后本人的权力、和满洲贵族的利益发生了冲突,所以正是在这个情况底下,西太后决心镇压。那么把谭嗣同他们,六君子送到了菜市口,把他们杀了,把维新变法全部否定了,所以,就是西太后认为只要你的改革触及到了西太后本人的权利,触及满洲贵族的利益,那她是不能容忍的。

  

西太后的第三个态度,了我一眼,是观察。就是看一看光绪皇帝到底做什么,了我一眼,做得怎么样。在变法开始以后不久,就有守旧大臣到老佛爷面前去告状,告光绪皇帝的状。西太后就跟守旧派讲什么呢?说不要着急,等等看,先让他往前走。说一开始老佛爷的态度就是观察,看看光绪皇帝到底他要做什么。西太后的第四个态度是动手,犹豫了一下在关键时候动手镇压。什么是关键时刻呢?一条,犹豫了一下就是只要这个改革触犯了满洲贵族利益的时候,西太后她就要动手,要镇压。上面我讲到,引发戊戌政变的导火线,是“礼部六堂官事件”。“礼部六堂官事件”的最重要之点,就是光绪皇帝下决心把六个阻碍变法的部长级的干部罢免了。这个是西太后所不能容忍的,因为这个举动是触犯了清朝王公贵族的利益。另外我刚才讲到,就是西太后担心光绪皇帝得到外国人的支持。就是当时日本现任的首相伊藤博文访问中国,西太后担心伊藤博文会成为光绪皇帝变法方面的顾问,会影响西太后对于中国的国家政治的控制权。那么这个维新派它靠谁呢?维新派都是文人,和军队没有任何联系。他们在朝廷里面的职位很低,维新派所惟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光绪皇帝。所以在守旧力量强大,而维新改良的力量非常弱小的时候,要取得变法的胜利。一定要有正确的理论指导,要有正确的策略方法和步骤。因为别人比你强,别人的力量可以说笼罩一切的。你在这个敌强我弱情况底下,你如果自己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没有正确的斗争策略,没有正确的斗争方法的话,那个失败是必然的。希腊人最初是爱好自由,才回答还是讲究分离主义的,才回答还推崇分离主义的。所以分离主义,就是说我是我的城邦,你是你的城邦,我们之间进行和平交往,有时候我们之间可能也会有矛盾,我们也会打仗,但是打完仗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打完仗无非赔点款、给点钱物,把东西抢走就完了,我不要你这块地方。建立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帝国这样一种观念,对于希腊人来说是很陌生的,他们没有这种观点,他们没有觉得建立一个大帝国有什么很重要的必要性,他们没有感觉到这一点。但是东方波斯帝国,最先成为一个大帝国,我们说三次希波战争,虽然波斯人战败,但是希腊人很快学会了“帝国主义”,随着马其顿王国的建立,随着亚历山大的征服,我们可以说,西方人就把帝国主义反过来推到了东方人头上。那么这样我们说就导致了第三个回合,就是亚历山大的东征。如果说克里特战争是第一次西方人打东方,紧接着希波战争是东方人第一次报复西方的话。那么我们说,亚历山大的东征就是第三次了,第三个回合了,就是西方人再一次入侵东方,当然亚历山大昙花一现,仅仅32岁就夭折了,但是他死了以后,他的大帝国一分为三,那么在小亚细亚和西亚当时建立了一个王国,叫塞琉西王朝,仍然是希腊人统治。希腊人当时的统治影响一直可以说扩散到印度河流域,那么这样一个塞琉西王朝,后来随着罗马帝国的崛起,塞琉西王朝、托勒密王朝以及马其顿王朝,亚历山大死后,一分为三的王国,全部都并入到罗马帝国的版图之内。

  

戏剧刚开始的时候,你跟何荆最早的时候,你跟何荆当时是从古希腊开始的。现在可以说大家都认为古希腊是最早的,前五世纪就开始了。印度也比较早,世界上有很多元典时期。元典时期,就是各个文化哲学的基础、思想的基础,都是那时候发生的。希伯莱文化、古希腊文化、印度文化还有中国文化,这个时候你戏剧出来就出来,出不来就出不来了。所以中国那个时候戏剧没有出来,印度和古希腊的出来了,古希腊就成为西方的经典,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的一个经典。希腊的文化当时是非常之自由的,虽然它是奴隶制社会,但是它是一个雅典城。它中间有很多民主的东西,它后来发展出来,从文化从戏剧上都给后世的西方产生了极大的、极深刻的影响。那个时候他们常常举行酒神节,这个酒神呢是宙斯和另外一个女神叫丝米丽生下来一个孩子。生下来被残害了,他的肢体又复生。其实你可以想这个残害实际上和大自然相联系的。是一个个葡萄,最后酿成了酒。所以当时那个酒神的狂欢它有极大的人欲,欲望,大量的喝酒。当然还有很多性的暗示,这个对西方的后世影响也是非常之大的。戏说少林 ,还很接近我五花八门。

  

下边我们讲朱元璋,问奚望他说自己建立的大明国,问奚望他他要让全天下人看,确实是明王出世了,弥勒降生了,明王出世了,大家要过好生活了,你们跟着朱元璋没有错,那么朱元璋究竟要把大明国建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呢?

下边我说第二个小标题,了我一眼,北京话,了我一眼,北京话也是一种方言,好听不好听?它有儿字腔,卷舌音,又有很丰富的词汇,只属于北京方言的词汇和字眼。咱们公共汽车报站的,现在改了,用个小喇叭录音,从前不是。那报站的嘴里像含了个枣似的,叽里咕噜就过去了,人家听着那叫油腔滑调,京油子。北京话不是普通话,然而普通话是以北方语言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为什么?北京话,其实也是历史形成的一种官话。往远点说,北京地区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城镇文明,三千多年前就出现了城镇文明。我们无从知道当时的北京话是什么腔?什么调?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那时候的北京话还不具备全国性的影响,后来这个情况就变了。北京作为金朝的中都,这就不是陪都了,金,正好去年是850周年,今年是851年,金海林王,从黑龙江把他的都城迁到北京,而且金灭了北宋,金的不叫疆界,它势力范围已经达到了淮河一线大半壁江山的都城,这时候的北京话就比较重要一点了。这两个民族,辽是契丹族南下,金是女真族南下,使得咱们国家东北、华北出现了第一次大规模的人员和语言的交流和融合,使北方语系涵盖了相当大的一片“领地”,加引号的领地。这么一大片的国土是北方语系,但是这个时候,北京还不是全国文化中心,中华文化的精髓在江南,南宋的都城从汴梁迁到了临安,就是杭州,迁到那儿去了,这是一千年前八百五十年前的情况。蒙古族南下,统一全国。在北京建立元大都,北京第一次成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情况又不同了,使长城内外出现了第二次大规模的人员和语言的交流融合。这个北方语系已经涵盖了东北、华北,包括蒙古。东北、华北、西北和川、黔、滇、贵北,这么大片的地方,都是北方语系。我会说四川话,你到贵州到云南,他说的基本上是四川话,四川话它是北方语系,好听。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曾经一度要用四川话做国语,争论很大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还是北京话。但是它们都是北方语系,北方语系涵盖了这么大片的地方。说句俗话吧,少数服从多数,所以普通话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据说没查到准确的资料,明朝嘉靖皇帝,嘉靖年间桂林王派使者给进贡,什么呢?三花酒,桂林三花酒很出名,可是这位使者由于语言的不通,他怎么着也没向皇上说明白,这个酒怎么倒到杯子里,怎么激起三层酒花。就因为这个,嘉靖皇帝就下了一条令,以后进京的官员要说官话,就是北京话。河南是北洋政府时期天下遭受涂炭最严重的省,犹豫了一下居天下之中嘛,犹豫了一下大小的军阀过来过去要过河南,有个叫张敬尧,大家都知道吧,他做河南督军,那简直是,他后来做湖南督军,毛泽东同志最早参加革命活动开始就是“驱张”运动,带领湖南的学生把张敬尧赶跑了嘛,而这位张敬尧在河南做督军的时候,那简直是把地皮都刮干了,天高三尺,是因为把地刮低了三尺,那老百姓是受了大罪,加上水灾,旱灾,蝗灾,把张敬尧叫做“张灾”,总之是河南的四大灾害,导致了经济破坏,经济衰落。那么于是寺院养不住了,寺院要靠经济发展社会、文化昌明,大家来供奉着寺院。1927年,也就是民国16年,冯玉祥将军参加北伐战争,他从北边打北洋军阀,那么南方的革命军从南方打,而冯玉祥的主战场就在河南,主要在豫西了,但是河南地方的一些地方军阀这个樊钟秀,他们都是支持北洋军阀的,那么这个军阀它占了少林寺,以少林寺作为它的司令部,然后把当地的一些人,河南籍的一些人,不明政治动向,煽动起来武装起来,以保护河南为理由,实际上是抗拒北伐,发生了战争。而冯玉祥手下有一个人叫石友三,这是冯玉祥一批将领里比较糟糕的一个,以反复无常而驰名,最后日本人来了他又跟着日本人转,冯玉祥手下另外一个大将叫高树勋 ,解放后做河北省省长的高树勋,就把石友三骗去,拿绳子勒死,这个勒死的非常好,因为什么,就是这个石友三在打了樊钟秀以后,把少林寺放了一把火,这是一场历史上最大的火。

很多人讲的老庄误解,才回答还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但是真正的老庄,才回答还比如庄子阐发出来,从老子开始,由庄子阐发出来的这种自然的生活,它是要调动你的生命的潜能,是对自然本身的活力的信任。所以我再回到一开始,我讲的自然之道的,那个它最重要的灵魂,就是对自然本身的活力的信任,对自然的潜能信任。追随自然之道就是要打破社会生活的这种障碍,社会习俗、文化规范的条条框框,让这个潜能发挥出来,那么这个大概就是自然之道的一些,它的主要的精神在政治,在人生这些问题上的这种表现。很好,你跟何荆咱们的讨论进一步了。那么四种文化层面,你跟何荆从我个人来看,就像我刚才的观点里边,已经暗含了我的这样一个想法。就是:这四种文化形态,本身无所谓高低之别、高下之分,它们实际上都是文化的不同形态,代表了文化的不同的意义体系。但是在具体的文化形态中,在具体的文化实践中,它们就有可能显出它们的不同的价值来,这就是高雅文化未必就价值高,大众文化、民间文化未必就价值低。关键就是要看具体的文化产品、文化形态,它是怎么样的。过去人们以为的是低下的作品,通俗的作品有可能在过些时候被认为是高雅的作品。比如说《红楼梦》,在它诞生的年代里,小说小道,壮夫不为。它确实是被认为是低下的,但是经过历史的筛选、淘汰,《红楼梦》早已经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高雅文化经典的一部分,虽然它的意义是在不断地变的。比如说阿炳的《二泉映月》。在阿炳那个时代,刚开始,拉二胡的人被称为民间的流浪艺人,他的演奏是为了卖唱,为了混口饭吃,从来没有人正眼看他们,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但是,在现代以来,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以刘天华为代表的仁人志士,他们把二胡看做是中国现代“国乐”的一部分。为了振兴中国文化,为了确立中国文化的个性,他们发掘了二胡作为我们中国民乐的代表。今天,《二泉映月》早已经成为我们民族的高雅文化殿堂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呢文化本身,四种文化本身没有高低之分,关键是看它的实际的具体的作品状况怎么样,关键是看它在我们特定的文化发展中被我们赋予了它怎样的一种角色、地位、价值。

很难用一种它是一种强势还是一种弱势来说。因为我们可以说,还很接近我实际上有时候看起来,还很接近我好像那种比较喜欢侵略,比较喜欢扩张的文明,好像是一种强势的。那种受侵略受征服的文明,好像是一种弱势的。但实际上印度它的生命力就在于它恰恰是在长期地被奴隶被统治被征服的过程中,它始终能以自己的东西来同化外来的统治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说一种以柔克刚,有时候可能比直接地对你这种暴力的冲击,可能有时候说,在从某种意义上它更具有生命力,它更加强势。在这个意义上,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要从长期来看,实际上很多文明,它本身最初都是很弱小的。我们包括文明和野蛮和游牧之间的关系,文明最初往往都是受侵略 受征服的。但是结果呢?外来入侵者征服它统治它的过程中,反过来是那些游牧民族者反过来被同化。我们中国从商周以来,有多少是遭到了北方的游牧民族入侵,游牧民族建立了多少个蛮族政权,但是时至今日,我们今天还能找到匈奴人吗?我们还能找到鲜卑人吗?我们现在找到的都不太多了,只在东北才有一些,他已经都被同化了,在很大程度上,这样的一种以柔克刚,往往是文明史发展的一个奇特的效应。就是那些入侵者,野蛮的入侵者,反过来被他所征服,征服了更先进的文明,所征服这样一种效应是经常会出现的,当然西方对非西方世界的征服不属于这一种。因为它确确实实是强势文明,它的强势就表现在它的文化水平,不管是从物质层面制度层面,精神层面不好比,这两个层面都确确实实更高级,当我们东方还处在这个专制统治下的时候,西方率先进入了民主,当我们还处在农耕的那种自然经济的状况下,它已经进入了大工业。所以从这两个方面,从物质层面和制度层面来说,它确实是超越了东方。但是精神层面上是不太好比较的。比如说,到底是基督教的价值观念更好,还是儒家伦理的价值观念更好,还是印度教的价值观念更好呢?这个东西不好比较,这个东西也没有办法比高低。因为每一个民族发展出它自己的高级宗教伦理价值系统就有它自身的历史的合理性。红山文化进一步的发展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在东北有个县叫建平县,问奚望他就是在辽河的上游这个地方,问奚望他这个地方这两年考古有重大的发现,那么其中发现一个什么呢?就发现一个古代的一个祭祀的场所,这是它祭坛的遗址,由北向南,它这个有圆型的有方型的,而且串起来是在一条轴线上,在一个中心线上,那么考古学家惊奇地发现,发现什么?和我们今天的天坛这种祭坛,有惊人地相似!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过天坛,天坛你要从南门进去,是叫正,从南向北走,第一个坛叫圜丘坛,祭天的,中间有一个中心石,你站中心,一说话有回音,是一个圆型的;天坛实际上是两个坛,真正祭天的就在圜丘坛,这个圆型的坛,圜丘坛后面是放神器的,叫皇穹宇,就是有回音壁那个院子也是个圆的;古人讲,天是圆的,地是方的,走过皇穹宇之后你再往北走,它有一道院墙,过了墙之后,有一条大道把你一直引向祈年殿。这一条道我不知道大家去天坛注意没有注意?这条道你走的时候,树啊,你能看到它的杆,越往里走的时候你看到的树的高度了,实际上古人创造意境,让你逐渐地跟天能对上,你走到北头的时候,下边有通道了,有人说那是北京最早的立交桥,它底下有通道了,那个路实际上越走越高,越走越高,但是你感觉看着是个平的,你没感觉到,走过这条我们叫海漫大道,走过这条大道之后,到祈年殿,你会发觉祈年殿的这个院子是个方的,那么和我们刚才介绍5000年前的考古发现在一条轴线上有惊人的相似,说明我们这种文化5000年一脉相承,是一种继承的关系,只是把它的文化内涵建筑内涵不断地丰富了,这是我们了解中轴线最早的历史。

作者:HOT风尚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